每一日的礼经诵忏正是坦途修行了,在伊斯兰教神明连串中均能找到与之功用相关的信仰对象

在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中,每当谈论起信仰的话题,人们总是不由自主地会与迷信等同起来。

道教是一个多神信仰的宗教,上至宇宙生化、下至普通百姓的家长里短,在道教神仙体系中均能找到与之职能相关的信仰对象。

图片 1

这一观念影响深远,甚至直到今日,当有人声称自己有宗教信仰的时候仍会羞于启齿。

不仅如此,在数千年的发展历程中,道教所信仰的神仙对象和神仙职能也随着时代变迁而发生着变化。在一定程度上,神仙信仰的普及程度代表着道教的发展状况。

凡是奉道之人,都要先皈依道经师三宝。《玄门日诵早晚功课经》篇末记有皈依三宝的无上功德,其写道:志心皈命礼:无上道宝,当愿众生,常侍天尊,永脱轮回;无上经宝,当愿众生,生生世世,得闻正法;无上师宝,当愿众生,学最上乘,不落邪见。皈依三宝,可使众生生发勇猛精进之心和慈悲欢喜之念。这其中,经宝的作用尤为重要。

之所以会如此,一则与特定的年代背景有关系,二则是对信仰这一词汇存在理解偏差。

图片 2

凡是住观道人,每日卯酉两时都要持诵《早晚功课经》,经本序言中写道,此经乃是金科玉笈,能够悟得明白《功课经》中一些奥妙,也就找到了修仙径路和入道门墙。许多初入道者,或是因谨遵师真教诲、或是对无上大道和神仙祖师保持着虔诚心、或是不敢触犯宗教科禁,虽然尚对经文本身并不熟悉,但多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学习、课诵功课经。也有人会心生疑问,每日的礼经诵忏就是大道修行了?

图片 3

武当山

修道是以大道为本,道教所涉及的宗教信仰归根到底则是对自然真道的崇奉,而历代神仙祖师传世的三洞四辅、师真隐语等等,其实都是对大道玄妙运化的阐述。怎奈这份玄妙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慧根可以理解的,因此祖师便记录下许多自身的修行感悟,期待后世有缘者能够以此为径路而通达太虚真境。时人无法直接接触到祖师圣真,唯有以经典为途径,去感悟祖师当初的修行。这也就为道门诸多经典赋予了传承和教化的意义。

对世间众生来讲,信仰或许是一种精神传承、或许是一种信念使然。

在拥有众多神仙的道教神谱之中,有一位潇洒公子至今仍受到举世的信奉和崇敬,他便是八仙之一吕洞宾。

论及传承与教化,则又与宗教之本意密切相关。今人所谈宗教,乃是针对某一个具体的教派组织和神明信仰而下的定义。但在中国古文化的语境中,宗和教是要分开来解读的:

顾名思义,信仰,乃是精神上的信奉和敬仰。对宗教人士来说,保持信仰是身为一名教徒的基本前提。

相比起八仙中的其他几位,吕洞宾的名号更被人熟知,民间也流传着许多与其修真度人故事相关的民俗谚语,如“狗咬吕洞宾”“黄粱美梦”等等。

宗,既可作名词,又可作动词。以名词解时,可以组合成为宗室、宗族、宗亲,是从今人往祖先身上逆推的血脉相依的关系。以动词解时,则有以其为宗的概念。人类的文明史,其实是从血源关系向文化传承的体系过渡。那么,以之为宗的便不仅仅是自己的同姓祖先,更包括历史上的先哲与圣贤们。此处,宗的是同一种文明属性。

大凡世上诸多宗教,所信仰者不过有二:其一源于自然崇拜而生成的人格化神灵,即是对神佛等宗教圣人的崇奉。

五湖四海华人所居之地,皆有吕祖信仰流传。于是不禁要问,相比起道教中的众多神仙,吕祖为什么能受到道人与百姓们的这般崇奉呢?

教,则可以从两个不同读音上做细致分别。为阴平音时,可组合成为教给、教示,指的是教授对方一些具体的知识和技能。为去声音时,可组合成为教育、教化,含有使动的用法,意指主动使对方来学习并规正自己的身心与行为。

他们具有掌控宇宙自然的神力,可与天地同长久;二则源于对历史先人的崇拜,他们生前曾为民族、为宗教做出过不可磨灭的功绩,后人对其祭祀之,实则是希望借先人之精神以激励世人效仿精进。

要述其根底,则需要从吕祖传世的神仙故事中一探究竟。在典籍记载中,吕祖本是一位风度翩翩的俏公子,因在赶考途中得遇钟离权祖师点化,借黄粱一梦的契机得悟仙道,从此脱了凡人骨相而一心修真。

结合对宗与教的词解,可明白宗教不仅仅只是一种教派组织,更是古人与今人之间超越时空的宗法与教化,是一种精神的传承。道家以老庄为宗为教、儒家则有孔孟、释家尚有释迦,即便把此理放到其他文明体系中,对先祖智慧的效法与传承同样具有普世性。这份传承,依赖着以文字为记载的太上经典而存在。道人们在上殿诵经之前,要先双手捧起经典至额头处,心中默念祖师圣号,此举表达的正是对经典的恭敬心,以及对宗师教化的感恩之心。

而对世间众生来讲,信仰或许是一种精神传承、或许是一种信念使然,他们通常不会把信仰寄存于某一具体对象之上。由此,便造就了教内教外对信仰内涵的不同解读。

但成仙得道的吕祖并没有只做一位逍遥神仙,虽已是超越人间苦乐,但他却心系天下苍生,誓言要度尽世上苦难之人。

若是在修行之中时时都能升起感恩心,感激祖师教化功德,则不论何时诵读经典也都会行持如法。是言皈依三宝,并非是在宫观里讨一个皈依者的名号,而是要以此为新的初始,是从身心两方面都要有所行持,从而才能获得看得见的功行和功德。这份行持,不是口中的夸夸其谈,而是用具体的实践来作为回答的。在祖师给予的教化中,从刚入道的初学者、到渐有所成的道人再到已经产生大感悟的修行人,不同的阶段总会遇到的各种魔障。这些在经典中均有相应记录,并给出了一一破解的法门。若是能够恒心持诵,临到事头时,自然会明白祖师当初的良苦用心。

在把宗教信仰和大众信仰二者进行对比之后会发现,其最大的区别并非在于是否尊奉某一具体的对象或相信某一神迹、神力的感应,根本还是在于信仰者本人秉持的态度如何。

这份度世的责任,遂成为后代修道人的宗教理想。

可惜的是,许多人往往只是把信仰和修行当成一时的热情,难以做到持之以恒,所以在尚没有见到成仙得道的入口时,就已经满足于经典字面意思的表达,且常常自以为得悟了全部深意而不再求得甚解。要知道,经典之所以能留历久传承,就是因为它具有常读常新的、超越了时代属性和个人特征的恒真内涵。它不会因为某几个人的不同解读而出现歧义,也不会在面对具体修行难题的时候而无法作答。经典中所授的是渔,而非是鱼。举例如《清静经》中所说人能常清静,天地悉皆归,若是可以清静下自己的身心,解决具体难题的法门自会显现于眼前。

究竟是把信仰当成是感性上的痴迷,还是作为一种理性的审慎,这是界分信仰和迷信的关键。

吕祖之功行,恰恰是道教所强调的自我修真与济世利人两方面的典型代表。

面对经典,我等修学之人本应按照经文所言去志一心诵读与行持。可惜,一来难以做到数十年如一日,二来又多因一点小感悟而障目不见泰山,如此自然就会对经典失去了恭敬心。诚然,祖师大道并不会因为如此等人的一时傲居而横遭丢却,人们沉于迷见而不能见得本来真我才真正令人遗憾。所修的大道从来不增不减,而人的心,是否还能一如当初那般自得纯然?

信仰,应该是感性、还是应该为理性,这并不是唯二选一的命题。

图片 4

图片 5

吕洞宾祖师

道人从爱河欲海中抽离此身,是发了一场修证逍遥的大志向。

以个人修真而言,道教从未偏执地强调入世或出世之一方,而是在告诉人们不论是在人间炼性还是在世外归隐,都要做出符合当时心境自然的选择,并且道教所言之“隐”一定是与入世相辅相成的。

暂以对宗教的信仰而论,教徒若对自身所皈奉的宗教失去了情感上的寄托,也就容易失去信仰的纯正性。道教皈依,讲的是皈神、皈身、皈命,是从身心两个层面实现对信仰的皈奉。

吕祖之所以能明悟大道,并非是因为仙人点化,而是在融进了一生荣华富贵、生老病死等等人生无常的黄粱梦中悟出了修行的道理,所以经文中称为“黄粱梦觉,忘世上之功名”。

即言修道,便与红尘世界有所不同,道人从爱河欲海中抽离此身,是发了一场修证逍遥的大志向。这其中,必然要历经许多磨炼和魔考。

此处中心词在于“觉”与“忘”两个字。能觉醒人生虚幻之梦,并把曾经的贪嗔痴等妄念统统忘掉,由此才能转身做一个逍遥的修行客。

皈依之宗教,便是为修行人提供一方人间净土,使其身心无所依寄的时候可以暂存残身、保全心性,不至于因自我之贪着、因世事之不待而误入迷途。

曹雪芹着《红楼梦》中,开篇便写道那跛足道人唱了一首《好了歌》,点出虽然世人都明晓做个逍遥神仙的好处,但唯有世上功名、金银、娇妻和儿孙忘不了。

所以,对宗教修持者而言的信仰,是在其自我能力不足以把控身心意上的痴妄时,尚有圣真教诲在前,借道经师宝为法鉴,以拴住自己的意马心猿。

之所以忘不了,是因为放不下心中的贪恋,没有从执迷之中觉醒。天地万物都受制于阴阳轮转,世上有生必有亡、有乐必有忧,

待到修有所成之后,再回看因信仰而保持正心正念的这一阶段,必会感激身在教门之内而得到的无边恩泽。

当人们一心只留恋生时的欢乐,贪图的欲念充斥着内心,所以才无法接受失去时的必然结果,并由此产生无边苦海且自身无法脱离。

这份恩泽并不是谁赐予的,而是从日常生活一言一行中逐渐明悟出来的。

相比起芸芸众生,吕祖仅在一顿黄粱饭的时辰中便悟了人生悲喜皆是一场大梦的道理,此刻的所贪所着都不过是短暂与虚妄,唯有明白无常才是唯一的恒常,才不会让身心俱在爱河之中流浪翻滚。

所以修行人对自己的信仰都是有感情的,此等情感与世俗情爱不同,是把自己的身心全部交付于祖师和信仰之后,能在此生修证的过程中得到心灵上的安然与纯净。

吕祖能够悟道,便在于他觉破了人生如梦,与其去做那迷惑身心的红尘人间事,不如证悟这天地悠悠大道。

图片 6

吕祖忘掉的既是红尘中的诸多缠绕,更忘了自己心中的欲求和执着。

王重阳祖师

忘尘是断外缘,忘我是断内缘,内外两不相染,便是清静洁明之体,此谓之神仙也。

重阳祖师曾言,修道要心有所恋,即要对自己所选择的人生方式情有独钟。

图片 7

只有心中保有不变一念,才可以系住无边杂念。“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孤山”,只有先基于对清静之事的向往,才能为修真炼性筑好根基。

清静洁明

经中有言“勤修学无为”,真正的无为不是不做,而是要学着如何才能适应大道规律而不妄做。

道教供奉的神仙大致可以分为两类:一类是由先天道炁化生,为方便度化世人而成有形有相之体,属于从神到人的过程;

与此同时,祖师所言“相恋”,是慈悲后学之人进道无门,使其皈依于教门的同时,更要皈依于自己的真心。

一类是由普普通通凡人之躯因证悟仙道、德彰千古、济世有功等人间功行,后世人等以之为效法楷模,由此而位证仙阶并受到万世敬仰。

如果说信仰中存有感性的成分,那它必定出于对自我选择的坚定,唯有念念存诚,才可冲破人生的重重迷障,并把世俗认定的“痴迷”修证成为仙家所论及的“法自然”。

此虽分为两类,却有着同一之本,即度人也。吕祖传世故事颇多,中心要义不离“度人”二字。

道教以“自然”为最高的效法准则。从教理上讲,天地大道具有无情、无性的客观属性。

不论是只谈论一己之修行,还是涉及到整个宗教的教旨大义,慈悲度人始终是跳脱不开的主题。宗教修行何以把度人功德放在首位呢?此与前者所言自修的道理本是同源。

所谓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”,是说大道本是无私运行的至上法则,不会因为人世间的小情小我而有所改变。

面对人间红尘的种种诱惑,悟性高明者可以及早醒悟而脱离苦海,但更有多数人等不明往日痴迷,即便身心遭受苦忧劫磨也不明白根源何在,

在此等修真理想下,对大道的信仰却是理性至上的。

所以便有诸多修行之人本着太上慈悲宏愿,愿以自身所修证的道理教以世人,使其明白万事因果,从而可以弃恶行、为善念。

图片 8

吕祖宝诰中有一句“四生六道,有感必孚;三界十方,无求不应”,按字面意思来解,不论胎卵湿化何种精灵魂魄,凡是有心求善而不得者皆可以呼唤祖师的姓名,祖师必然有感而应前来救赎。

从修行层阶上区分,信仰“道”本是从感性逐渐上升至理性的过程。

道教所提倡的神仙信仰,一大意义则在于为众生提供出离苦难的方便法门。

奉道之人在面对人生种种际遇的时候,总是会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联系起来,从而解析出彼此之间的因缘所在。

神仙不仅仅只是世外的超然,而更要具备救度的慈悲,百姓因对其虔诚信仰而可脱离苦海。

世间众生常陷入爱恨情仇中无法自拔,均是以“我”的视角看世界,因为无法超越“我执”,所以终生只在轮回中辗转沉沦。

以此来观之,以吕祖为代表的道教神仙信仰,便具备了更现实的社会意义。

道教信仰之首,是囊括一切因果联系的“道”,信仰道,就要遵从道的法则、修悟道的内涵,要以无上大道的方式思考问题。

图片 9

这就对信仰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并为修行赋予了剥离私欲、澄澈心境、纯清命体等意义,最终要达到的是无私、无欲、无求以至于无为的合道境界。

八仙过海

这是理性信仰之于修真的意义所在。从修行层阶上区分,信仰“道”本是从感性逐渐上升至理性的过程。

通过信奉某位神仙祖师并以其为修学的榜样,一则可使人内省于自身,及时忏悔身心业障,可以不落三涂五苦,得见永恒逍遥之乐;二则在于使人人皆有向善之心,可以做到正己而树人、断恶以修善;

但需要说明的是,这并不代表理性的信仰就一定比感性的信奉更高明。

三则来说,对历代圣真的推崇,实则是对本教、本宗、本民族文明的追溯,前以祖师为依托,今以自身为传承,后以子孙为希冀,通过代代相传而保证了文化血缘的火种。

感性与理性的区分,只不过是不同修证阶段的合道方式,于哪一个层面修行,便要选择符合当下的修真手段。片面强调哪一种更正确,则又陷入了执念之中。

吕祖尊曰“兴行妙道天尊”,意指要实现人人皆可悟道的妙世。道教以大道为教化,神仙信仰是教化方式之一种,吕洞宾也只是道教诸多神仙中的一位。

因此,过分地追求理性审慎,与过于强调感性痴迷,此二者在本质上并无差别。

若能因信仰圣真而明彻人生要义,则属教化之大要了。

唯有以身心之体悟而皈依于道,以性命之炼养而合真于道,这才是把信仰与修行融于一处。这才堪称一名真正的道家人。

声明

{“type”:2,”value”:”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