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格印经院是藏区三大印经院之首,只有他和两个儿子还在坚持手工制作

在西藏,人们会用一种深藏剧毒的狼毒草制作纸张,即便它的制作要历经艰辛,但这种纸却可以保护经文千百年不烂。而当印经院的藏民们日复一日地坚持手工制作狼毒纸、印刷经文时,我们有理由相信,他们的信仰总是先于他们醒来。

雕版印刷起源于南北朝后期,后来被活字印刷代替。一千多年过去了,印刷术已经发展到了电脑照排和高速彩印的时代。而在我国藏区的德格印经院,现存着古老的雕版印刷技艺,几十位工匠在几十道工序的劳作中,用纯粹的手工技艺制作出一本本经书。德格印经院是藏区三大印经院之首,藏有经版30多万块、画版6000多块,70%以上的藏文化典籍这里都有收藏。用精巧细腻的手工印刷经书是这里的传统,被称为手工印刷术的活标本。在藏区,只要是德格印的经书,所有人都会视若珍宝,因为手工印刷凝聚了无数工人的虔诚和功德。由于历史原因,这一传统曾中断了一个时期,因为现在人们努力恢复了大部分的技艺,使德格印经院重现了昔日的光彩。

中新社拉萨5月5日电 题:西藏纸匠“魔术手”能将毒草变纸张

图片 1

溯源

作者 江飞波 石凤英

在金庸笔下小龙女身居十几年的绝情谷里,有一种长满刺,却异常美丽的花。因其入口甘甜,却可使被刺中的人身怀剧毒,正如同这世间种种爱因恨果一般,因而人们称其为“绝情花”。

传说,一个叫拉绒的人,用牦牛驮着自己精心刻好的经书木板,去奉送给德格土司登巴泽仁,在经过现印经院的地址时,牦牛受惊,经板散落在地上。因为这个暗示,登巴泽仁土司于公元1729年,在此动工修建了印经院,刚开始仅仅用来收集和储存大藏经《甘珠尔》书板。

图片 24月下旬,次仁多杰进行藏纸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——揭纸。
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摄

而在西藏,也有这样一种身揣武侠气息的草,因有毒,被人称作“断肠草”,西藏本地人则称之为“狼毒草”。

三百年过去了,经过历代德格土司的扩建,德格印经院中库藏的木刻印版,数量已达到32万块,包括典籍830余部,文献总字数5亿之巨,以收藏藏族文化典籍最广博、门类最齐全而成为整个藏区最大的印经院。

将狼毒草取根去皮,碱煮、石捶、浇造、揭纸……通过次仁多杰的“魔术手”,一棵棵毒草根最后变成一张张可承载文字、书画的纸张。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尼木县67岁的次仁多杰做藏纸超过50年。他曾想提高效率,用机器代替手工,但觉得这样做出的藏纸韧性变差。

图片 3

今天的德格印经院,不但是收藏古老印版的图书馆。还因完备地保留着从刻版、造纸到印刷的全部生产工艺,而成为活态的藏族文化遗产。

次仁多杰日前在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认为,还是要放弃机器带来的便利,回归并坚持手工。

图片 4

德格在藏语中意为善地。德格县位于四川省甘孜州西北部,青藏高原东南缘。这是一个以藏民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县,藏族居民占县总人口的96%左右。这里遍布高山大川,风景壮美,但交通不便,较为闭塞,藏民族的传统文化在此环境中得到了较好的保存。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之称的德格印经院就坐落在德格县城。

次仁多杰说,上世纪80年代,尼木手工造纸技艺受工业纸张冲击,只有他和两个儿子还在坚持手工制作。“最少时只有我一个人,儿子是被我强行要求回来的。”

从狼毒草到狼毒纸

德格印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,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,建于公元1729年。早在1703年,德格土司就已出资雕刻经板、印刷经书了,每年用藏纸约50万张,除1958年至1979年间中断了20年外,印经历史接近300年。

藏纸的原材料——狼毒草在高原上很常见,但用于做藏纸的狼毒草一般需要生长十多年。因狼毒草带有毒性,接触后会有过敏反应,很多人都不愿意去采集。但藏纸不怕虫蛀、鼠咬,可保存上千年的优点也是狼毒草的毒性赋予的。

狼毒草多生长于西藏,未开是红色,全开是白色。风起时,如浪花一样摇曳的狼毒草格外妩媚。可实际上狼毒草是名副其实的“蛇蝎美人”,不慎食之,严重可致死。

工艺及印制流程

图片 54月中旬,67岁的“藏族造纸技艺”代表性传承人次仁多杰浇造传统藏纸。
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摄

然而老祖宗早在多年前就说过“福之祸所伏,祸之福所依”。狼毒草这暗藏的毒性,竟使它有朝一日成为高原上最珍贵的一种藏纸,即狼毒纸。用狼毒草制成的纸,虽然经过漂洗加工,但仍然是“有毒的纸”。然而也因此狼毒纸具有了不怕虫蛀鼠咬、不腐烂、不变色、不易撕破等特点。在高原上,藏民尤爱用这种纸张。

现在的印经工艺包括造纸、制版、印刷等程序。

记者在现场看到,做藏纸前,先要将收集晒干的狼毒草根系用清水泡软洗净,随后是人工用小刀去皮,在剥离主芯剔除表皮后,剩下一点白色部分才是制作藏纸的原料。

图片 6

1、造纸

同为藏纸技艺传承人,次仁多杰的儿子普琼称,随后的工序是加入适量的碱,用水熬煮原料。原料熬煮完成后捏成团,放在石板上用鹅卵石反复捶打成浆糊状。再往后是将纸浆原料稀释在桶内,用工具不断搅拌,使纸浆悬浮。

图片 7

德格印经院许多经文和画像的用纸,完全是德格印经院用传统手工方法自制出来的。但造纸原料却十分独特,是一种叫阿胶如交的藏药材–瑞香狼毒草的根须,含微毒。制作技艺属于浇纸法系统,独具特色。制成的德格纸,色微黄,较粗较厚,吸墨性能好,份量轻,久藏不坏,韧性好,不易碎,还可防虫蛀、鼠啮,有独特的价值。

“现在,藏纸技艺得到了保护和传承。2009年我成为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‘藏族造纸技艺’代表性传承人,2011年拥有了专属场地和工人。”次仁多杰说,此前,他尝试使用机械代替原来手工捶打和打浆工序,但发现使用机器做出来的藏纸韧性很差,遇水一戳就破。于是,他完全放弃了省时省力的做法。

图片 8

阿交日交的根分为内、中、外三层,可以分别制作三种不同质量的纸。其中用中层制作的纸,质量最好,是当年德格土司的公文专用纸。如果内层和外层合用,则是二等纸,主要用来印刷。如果内、中、外三层合用,则是三等纸,纸质较厚,纤维较粗,但很结实,现在德格印经院用的就是第三种纸。1958年,德格印经院停止生产藏纸。2000年,印经院请一位80岁的老人教年轻人制造藏纸,初步抢救了这门传统技艺。

现在,次仁多杰主要指导生产,有时也参与纸浆浇造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他的儿子普琼在一侧不断搅拌纸浆,次仁多杰则用勺子将纸浆浸在清水中的纱屏内。藏纸均匀平整以及耐用与否,全凭浇造过程中手上拿捏。随后,只见次仁多杰双手端平纱屏,缓缓从水池中抬起,使水从纱布中渗下。

历经无数艰辛的一张纸

2、制版

两三个小时晒干后,将纸从纱屏中小心揭开,如此,一张纯手工藏纸的制作就完成了。从原料采集到最后晒干揭纸,次仁多杰12人的小厂一个月只能制作90多张139cm×97cm大小的藏纸。

由于狼毒草有毒,刚开始做狼毒纸的人脸上会过敏、长痘,眼睛也不舒服,而那些长期做的人,手上更是会皮肤溃烂,关节变形,很少有人能吃这样的苦。

德格印经院的经版选用红桦木为原材料,微火烤脱水后在畜粪堆沤数月,再取出水煮,烘干,刨平,然后才能在上面雕刻文字或图画。红桦木经火熏、粪池、水煮、烘晒、刨光等工序后,可几百年不变形,最宜用来雕刻。印经院的经版文字雕刻很深,而且书法十分优美,适合反复印刷,在印制中形成了许多独特的技艺。

次仁多杰称,他原本可以增加藏纸产量,但生长年限较长的狼毒草也是难得的特色资源,所以要让藏纸产量和狼毒草的生长速度相互“平衡”,方可持续发展。

可在西藏一个静默的县城里,却真的住着坚持做了几十年狼毒纸的三父子。父亲次仁多吉是一位60多岁的藏族老人,他出身于尼木县当地一个藏纸世家,父亲造纸,祖父造纸,世世代代都以造藏纸为生。而次仁多吉从12岁起便跟着父亲上山挖狼毒草,到现在已经做了50多年藏纸。

经版雕好后,前后还要经过12次严格审校。校改无误的印版放在酥油中浸泡一天,取出晒干,再用一种叫苏巴的草根熬水刷在经板上,作为防蛀的药水。晾干后,一块成品印版才算完工。

现在西藏会手工制作藏纸的匠人越来越多。今年,次仁多杰被西藏自治区总工会评为首批“西藏工匠”。如今,尼木雪拉藏纸销往西藏各大寺庙。尼木县已成为西藏知名的传统藏纸产地。

图片 9

3、印刷

图片 10

德格印经院的印刷流程,至今仍然完全延续了传统的印刷工艺。整个印刷过程由三个人组成,一个人负责更换操作登上的印版,并且搬走印过的经版,搬来新的经版。一人刷墨汁,一人印制,真正在实施汉语中的印刷二字。

狼毒纸传统的制作过程有11道工序:采料、泡洗、锤捣、去皮、撕料、煮料、捶打、打浆、浇造、日光晾干、揭纸。一道出错,整张纸就废掉。而狼毒草虽然在雪域高原很常见,但当地的西藏人说,只有生长20年以上的狼毒草才可以用来做狼毒纸。不说的话,外人根本难以想象一张狼毒纸的诞生如此艰辛。

发展现状及传承意义

当在次仁多吉家,看到一张张古朴质地的藏纸整齐有序地排放着,色呈米黄,纸张轻盈。在狼毒纸粗陋而有韧性的表面上,它的纹理细密而有质感,在西藏强烈的耀阳下静静地发出神圣的光泽。

德格印经院现院藏典籍830余部、5亿多字,木刻雕版30余万块。这些珍贵雕版,兼收并蓄藏传佛教各教派的代表性经典著作,包罗宗教、历史、科技、医学、数学、文学、藏文文法等藏族文化大、小五明学的各个方面,还珍藏了大量的古代亚洲文化思想史料,特别是还以收藏有一批稀世孤本而著称。如刻制于康熙四十二年(应该为宋代)的《般若八千颂》,在印度早已失传的《印度佛教源流》;如早期藏医药名著《四部医典》,是研究佛教和医学最古老的唯一珍藏本。德格印经院的270万多块印版,深深刻下了雪域文化的记忆,为印经院赢得了世界藏文化大百科全书、藏族地区璀璨的文化明珠的盛名。它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瑰宝,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中的明珠。

图片 11

作为藏族地区三大印经院(拉萨印经院、拉不楞印经院、德格印经院)之首的德格印经院,因其广博的藏族文化典籍收藏、严格的勘校、精湛的刻工技艺和高质量的印刷,使得德格版经书在藏族地区及国内外的藏学界广泛流传,十分有名。出于对信仰的极端虔诚,德格印经院对每一道工序的处理都异常严格。

图片 12

德格印经院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图书馆、藏书楼,它的雕版印刷从制版、雕刻、书写、制墨、造纸、印制工艺等,都基本保持了13世纪以来的传统方法,为已消失的世界印刷文明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原始例证。就算到了印刷业比较发达的今天,这里仍然保留了古老的传统–手工操作。

留在毒纸上的佛言

这些集中了西藏文化之精粹、被称为德格版的印版,似乎具有一种神秘的、昌盛的繁殖力,使一旁紧密相连的作坊,200多年来,几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工作。在环绕天井的走廊间,几十个年轻人两人一组,一人在倾斜的印版上涂墨,另一人左手先铺纸,一张书页便告完成。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无比快捷,让人目不暇接,眼花缭乱。

除了次仁多吉家,我们还能在另一个神秘的地方见到狼毒纸,那就是德格印经院。

而那由一张张又窄又长的书页捆为一匝匝的书籍,似乎烙满了这种神秘而昌盛的繁殖的痕迹,以至在藏地,无论什么书籍,只要说是德格版,人们都会闻之起敬。几乎所有寺院,都珍藏有德格版的经书;几乎所有的僧人,都读过德格版的经书。

多年以来,这个经院只有一个传统:印刷一般的普及性经书,使用内地生产的普通纸张;而印刷重要的高品质经书,就一定要用自己手工制作的狼毒纸。

人们都在努力留住这些珍贵的记忆,因为这记忆也是一个民族生存、发展的根。但是,目前由于制造的手工生产成本颇高,工艺复杂,藏墨生产工艺尚未恢复等问题都没有解决,加上活字版技术又被更先进的电脑照排所替代,德格印经院藏族雕版印刷技艺传承遇到了困难,亟待对此采取措施进行保护和实现传承,使这一中华民族的一个耀眼的文化遗产能够长留于世。

于昆虫和时间的腐蚀而言,狼毒纸是剧毒。用这种藏纸印的书籍,长期甚至几十年不翻动,也不会被虫蛀、鼠噬。过去,藏纸主要用于制作经卷、政府文档、卷宗和日常书写,用藏纸印制的经典古籍,保存千年仍完好无损。

关键词:雕版印刷

图片 13

图片 14

图片 15

重返人间的狼毒纸

德格印经院的人们深信,只有狼毒纸这样抱着虔诚之心做出来的圣洁之纸,才配印上神灵佛祖的思想。

图片 16

图片 17

图片 18

在狼毒纸的制作上,他们几乎全部遵循几百年来的传统做法,没有机器,每道程序坚持用手工,每一张纸都在藏民的手里虔诚而缓慢地诞生,也带着藏民对神佛的恭敬和对现实的美好祝愿。

1958年时,狼毒纸曾一度消失。但是2000年,一位八十高龄的旧时狼毒纸制作老匠人被请回了印经院,在他的传授之下,砸打狼毒根的声音才再次回响在古老的印经院的上空。

而这声音,是藏民重新找回的对佛的信仰。在西藏,用手抚摸过剧毒的植物,就有了虔诚的坚持。沾染过经书的佛性,就有了信仰的温度。他们的举动,使我们深信,人世间最真挚的幸福和精神慰藉,都是从虔诚地相信一些事情开始的。

图片 19

本文转自网络,我们致力于推广权威、专业知识,如涉及原作者权益,请联系梵林小编删除

相关文章